日度归档:2012 年 11 月 3 日

近况

来深圳已经三个多月,工作也转正了。对工作环境越加熟悉,期间做也了一些能让自己引以为豪的事情。生活也逐渐步入正规。深圳到现在也丝毫感觉不到冷,每天依旧穿 T恤就够了。

在这家大公司呆了一段时间后,越发的感到一些迷惑,发现很多事情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。

首先,技术人员虽然在这里占大部分比例,但技术却非公司发展的主导因素,而主导的是那些被称为“产品经理”的人。在很多互联网公司,比如 Google, Facebook, 产品经理与程序员的比例为 1:10 左右,而在这里远远大于这个比例,甚至在我所在的小组,这个比例达到了 1:1。在这里技术是用来满足产品经理需求的,仅此而已。也许你会觉得,技术的作用本来就是为了满足实际生产的需求。但是,那些提出需求的产品经理们,往往是不懂技术的一批人。在产品经理的驱动下,技术人员没有动力去追求更完美的技术,更没有动力去做一些技术主导的东西。这也是为什么这家公司永远是市场的追随者(所谓的抄袭),而永远做不出类似 Google Glass, Google 自动驾驶汽车等这些很 Cool 的东西。简单的来说,腾讯有的是产品文化,却缺乏工程师文化。

所谓的“敏捷开发”这这里得到了极大的体现。在很多标榜用户体验,有着华丽界面的软件,背后往往隐藏着许多垃圾代码。技术人员只要满足了需求,就很少会去关心代码质量,更没有时间去写些该死的文档或者注释了。没有完善的文档,很多东西只能靠程序员们口口相传去了解。很多人宁愿把一些代码复制来复制去,然后稍做修改,也不愿意写一个通用的东西,代码里到处充满了复制粘贴的痕迹。一位同事离职后,我接手了他一些代码,哦,但愿他看不到我的博客。他大部分代码使用的 C++ 语言,真是一团垃圾,我忍受了巨大的痛苦之后才没有决定去重写它,因为它毕竟还能用。但愿产品 MM 们别在提什么新的需求。我开始相信 Linus Torvalds 那句话了:

C++ is a horrible language. It’s made more horrible by the fact that a lot of substandard programmers use it. (C++是一门很恐怖的语言,而比它更恐怖的是很多不合格的程序员在使用着它。)

以上是吐槽。

有一段时间没好好看书了,接下来在没把下面这几本早就买了但一直没看下去的书看完之前,不再买新书了。

《TCP/IP 详解 卷2》

《算法导论》

《编译原理》

准备学习一门语言:Javascript

准备阅读一个开源项目源码:Python

以上是学习计划。